【恺楚】BloodyMary

伐蝉:

瞎写的,名字也瞎取的。


预警:我也不知道情境是啥……总之就是想写一写病弱楚。




<<<




楚子航推开地下室蒙尘的大门。灰尘簌簌抖落,他被呛得偏过头去咳了一声。




他环顾四周,一切的陈设都如往常。靠近天窗的橱柜底层放着一个白色的医药箱,大体上的成色看起来还很新,细查却能发现角落凝固着黄褐色的斑点和铅红色的锈迹。




楚子航走过去,把药箱拖出来,这个躬身的动作使得他眼前袭来一片片漆黑。左手五指下捂着的腰腹里嵌着一块刀片——不大,然而很锋利,几乎是横切进去,薄薄的刀刃与血肉粘结在一起。




这会儿暴血的副作用正在逐渐消退,感知越来越麻木,疼痛反而愈发清晰。他拖着箱子来到浴室——光是这个动作就耗费了他所剩无几的体力中的绝大部分,一瞬间仿佛浑身上下的肌肉都在打架,细胞与细胞咬合在一起时发出嘎吱嘎吱的颤栗声,传递到大脑里像是将倾未颓的铁架台在夜风中哭泣。




他咬牙在并不是很干净的瓷砖地板上坐下,紧靠墙角支撑身体。医药箱里纱布绷带缝合针还有清洁器具一字排开。楚子航拿起镊子,另一只手拧开酒精的盖子,想了想又回外面的房间拿了打火机进来。他把镊子的尖头放在火上炙烤,随后倒了些酒精出来,拿棉球蘸着,在银白色的小夹子上滚过一遍。




鲜血沿着砖缝,淅淅沥沥地向远处扩散,逐渐被水渍晕染成浅色。楚子航深提了一口气,将尖端对准那条窄而幽深的缝隙。




他的呼吸骤然变得急促起来,然而对了有好几次却怎么也无法找见一个合适的下手的地方。无奈之下他只好用另一只手把伤口掰开,镊子夹紧刀刃的一瞬间仿佛夹住了自己的一片肉,楚子航骤然发力——将这片肉从自己的身体里飞快地扯了出来。




他疼得一瞬间向后仰倒过去,有那么一秒钟感觉似乎连呼吸都停止了,眼前变成漆黑的一片。刀片和镊子一起落在地上,楚子航的指尖抽搐着,过了半分钟左右才逐渐有细碎的光点浮现在眼前。




他扯下来一串纱布,胡乱擦了擦伤口上的血迹,然后把浸满了酒精的大块棉球覆盖在上面消毒。他的手太抖了,以至于拿起缝合针穿线的时候,有好几次都对错了穿孔。楚子航回想以前在医学院就读的表姐曾经教给自己的皮下缝合手法,一边回想一边将针头插进肉里。留给他的时间不多,因此他的动作有些急躁,白线歪歪扭扭的很快就被血液浸湿,楚子航拿酒精把它们擦拭干净以后继续缝合。嵌在皮肉上的白线恍惚间仿佛一个裂开的虫蛹,虫蛹中有蜘蛛张开嘴冲他露出微笑。




昏黄的灯光使得楚子航视起物来有些困难。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分钟?又或者是二十分钟?伤口终于逐渐停止出血。混血种的生理优势在血统被过度使用后似乎也不怎么起作用了,顾不上收拾遍地的狼藉,楚子航扶着墙来到床边坐下。好不容易才缝好的伤口一起一落间居然又有重新崩开的趋势,他背靠着床头的挡板,闭上眼,艰难地喘息着。




……




恺撒·加图索在深夜十二点准时推开地下室的大门。




空气中漂浮着一股陈年老旧的霉意,最角落里的换气扇犹如一个将行就木的老人,正喑哑地咳嗽着。




他第一时间就注意到那个半靠在床头的身影。房间里没开灯,那个身影陷在阴翳中,与浓稠的夜色比起来渺小极了。镰鼬将对方微弱的呼吸声带到耳边,恺撒轻手轻脚地向那边靠近,手里握着一把漆黑的短枪,藏在身后。




“站在那里别动。”那个身影突然发话了,声音虚弱然而坚定,“把你的枪留在门外。”




“楚子航?”恺撒试探性叫了一声。




“我说,站在那里别动。”那个身影沉沉地站了起来。




他行动得有些迟缓,黑夜中黄金色的光芒迟迟地出现在恺撒面前,相较于上次显然有些暗淡的样子。




恺撒愣了几秒。




“……好。”




他依言停下脚步,躬身将枪械放在地上。为了确保对面的人能听见,他甚至故意制造出不小的响动——“我放下了。”




一把刀子擦着他的耳廓飞过,然后狠狠地钉在墙上,发出刺耳的嗡鸣。




凉意使得恺撒眯起眼睛,但却并未闪避。




黑影复又缓缓地坐了回去。




“你可以过来了。”那声音凉薄而且疲惫。




正前方台灯的灯光逐渐亮了起来,青年苍白的侧脸也随着灯光逐渐浮现在恺撒面前。他侧着身,一手搭在腰间,一派十分从容不迫的样子,调整着台灯灯管的高低。




“楚子航?”恺撒又问。




“恩。”




青年没说什么,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




他看向恺撒这边,黄金瞳里的冰冷和警惕仍旧没有完全放下。恺撒闻到淡淡的血腥味,随着他和楚子航之间距离的缩短这股血腥味开始变得愈发浓郁。




看起来楚子航的情况似乎不怎么好,不仅眼眶周围包裹着一圈很深的乌青,双颊上还浮着两道很不自然的薄红。恺撒凑近了才发现青年肩膀上的衣料被割开一个口子——见鬼了他还以为自己那一弹根本就没有命中他呢。烙伤的红痕印在肩膀上,仿佛一朵带刺的玫瑰花柄,令恺撒的眉头微微跳了一跳。




他突然有些词穷,于是两个人陷入长久的静默之中。楚子航的太阳穴火烧火燎疯了一般胀痛起来,渐渐地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意识,几乎难以清醒地保持下去。




END




儿子傻了,儿婿出轨,想冲进去把疯狂给自己加戏的绿眼小三一枪爆头也做不到,人生怎么如此无力。


对恺撒:什么时候争气一点什么时候再让你把人抱到手。看你喝酒倒喝得挺开心嘛,放着美人不要要一头碧瞳的猛虎



北纬之森 文章总目录

北纬之森:


  • 全职



 


*伞修*




#长篇连载




【从头再来,我们的荣耀不曾离开】




正文 独立tag 我们的荣耀不曾离开


 


    <上篇>(完结)


    000


    001 002 003 004 005


    006 007 008 009 010


    011 012 013 014 015


    016 017 018 019 020


    021 022 023 024 025 


    026 027 028 029 030


    031 032 033 034 035 


    036 037 038 039 040


    041 042 043 044 045


    046 047 048 049 050


    051 052 053 054 055 


    056 057 058 059 060


    061 062 063 064 065 


    066 067 068 069 070


    071 072 073 074 075 


    076 077 078 079 080


    081 082 083 084 085


    086 087


 


    <下篇> (连载中)


     001 002 003 004 005


     006 007 008 009 010


     011 012 013 014 015


     016 017 018 019 020


     021 022 023 024 025




    <番外篇>
 
    01 02 03 04 05(喻黄)


    06


    情人节特别篇


    【529生贺】叶秋,别感冒咯


 
    <过去篇>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将帅成双】




     <少年篇: 竹马竹马,两不相让>


     (序) (一)




#中短篇


      


  【(论坛体)我喜欢的cp居然是真的 】(主伞修,副林方)(完结)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那只成了精的加拿大松鼠】 


                      (一)


                         番外 520特典


            




#短篇


   


      【他们的默契】


      【我能吻你吗】


      【嘿,我真的好想你】


        








 


*双花*




# 短篇


 


   (上篇)我们错过了Happy Ending 


   (下篇)去他妈的错过




     


     【Trouble Maker】    (一)(二)(三)






 # 双杀手系列 《血景里看一世繁花




     【他们的三次相遇】        (一) (二)(三)


     【古巴篇:危情四起】      (一).1 (一).2 




       




  




*林方*




     那是习惯


    


    (论坛体)我方老师为什么坐在地上  (主林方,副伞修)(完结)


    (一)(二)(三)(四)




 


*多cp*




    万圣节,你得到的是trick还是treat?




    这么无聊的时候,看看联盟的大神都在干什么




    总有一个人你拿她没办法(主肖戴)


 


  【感觉要瞎,但是还想看怎么办?】


   (主伞修,副双花,喻黄,林方)


       



 



  • 龙族
     





*恺楚*




#中长篇连载




 【妖刀村雨】




     一       




#海鸟和鱼系列


 


    万圣节篇  我想和你玩水  热情的季节


    师兄,老大是不是掉毛了?


    别趁机欺负我




 【I have a date with my beloved horizon】<海鸟和鱼前传> 


       (一)& (五) (六)& (十)


        (十一)&(十三) (十四)&(十五)


         (十六)&(十七)






#短篇


  


   (上篇) Mi-amis,mi-amoureux


   (下篇) Amore mio




     【Never A Battle To Fight Alone】


     (上)(下)


 


     【Despacito】


       (上)(下)




# 联文 @Winston 


      


       【破镜】(完结)


        (一)&(三) (四)&(六)


        (七)& (八) (九)&(十 一) 


        (十二)& (十三) (十四)&(十六)


        (十七)&(二十)


      





  •     火影







*鸣佐*




          【 换个世界还吊车尾】(一)(二)(三)(四)


           





  • 原创



 


 【指尖的温度】(推理)


    上篇




 【下一个七年】(伦理)


    序章




 【陌路桑满城】(原耽)


   文案









 







Exchange(恺楚,逗比OOC)

子见南子:

 @可可客 感谢姑娘的点梗。


- 逗比且OOC。


- 圣诞快乐!






1


      “会长早上好。”


      兰斯洛特正准备敲门的时候门恰好开了,摸着头走出来的楚子航看见他愣了一下,点点头回道:“早上好啊。”


      不。兰斯洛特倒退一步。


      嗓音清亮、眼神温和、笑容端庄,这不可能是我的会长。


      到底是狮心会的情商主役,兰斯洛特很快镇定下来,把手里的书拿到面前:“我今天下午就考机械,有道题一时找不到人问,会长你……”


      “我、我找恺撒有点事,”楚子航看着面前那本砖头书的眼神略显惊慌,“很急,题目你自己再考虑考虑吧,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解决。”


      兰斯洛特感觉自己的肩膀被拍了拍,扭过头便只看见楚子航大步消失在走廊转角的背影。






2


      “叮叮叮叮叮。”


      楚子航站在一栋校内别墅的门口,食指按在门铃上就没放下过。摸约过了三分钟,门铃上方的电子显示屏亮起,恺撒的脸出现在摄像头前。冷漠的、无表情的,希腊雕塑似的面庞在黑白的监视画面里看起来栩栩如生。


      盯着屏幕上那张脸,楚子航舔舔嘴唇,压低了声音:“楚子航——”






3


      “亲一下能换回去吗?”楚子航在宽敞地客厅内来回踱步,“我看书上是这么写的。”


      “那是写给7岁以下幼儿看的,我以为你是成年人。”冰蓝的眼古井无波,恺撒坐在沙发上,腰板挺直。


      楚子航停下来表情纠结地看着恺撒:“你能换个姿势坐吗?我怕我的脊椎要断了。”


      恺撒低下头似乎是考虑了几秒钟,然后把平放在膝头的双手挪到了椅面上。


      楚子航:“……谢谢。”


      “不客气。”








5


      “其实你也不用那么着急,”楚子航咬着棒棒糖,说话含含糊糊的,“反正是考试周又没什么重要的事,睡一觉起来说不定就好了,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


      “以后不要再看那些奇奇怪怪的小说。”


      恺撒抱着手臂倚在身后宽大的木桌上,眉头紧锁,一动不动地盯着楚子航,对方无所谓地用舌头把棒棒糖含在嘴里搅来搅去,磕碰牙齿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杂乱无章的声响惹得恺撒心烦,他开始有点后悔把雪茄扔了,但一想到那些尼古丁和焦油最终会进到谁的身体里去,他的革命意志又再次坚定起来。


      “我还是认为我们应该向学校汇报这件事。”


      “不要。”楚子航反驳得干脆果决,“这事儿帅得就像一个奇幻故事的开场,接下来的剧情展开应该是一场伟大的冒险,而不是主人公被关进了研究室的笼子里。”


      血管透过白皙的皮肤显出青色,在额头突突跳动。楚子航发现那双眼睛即使换成了冰蓝也依旧能把人盯得脊梁骨发冷。


      “你究竟看了多少儿童读物?”






6


      “要么报告校长,要么我下午三点的炼金机械考试你去,并且最终成绩拿到A,至少。”


      恺撒一巴掌拍在实木桌上,这是一个“要么上,要么死”的抉择。


      “真的不考虑一下‘睡一觉起来就好了’这种可能性吗?你要是赶时间我们现在就可以睡,”楚子航手臂伸展做出邀请,气场豪迈如大帝凯旋罗马,“我的床,很大。”


      黄金瞳一闪一闪亮晶晶的。


      ……


      一般人极少有体会过对着自己的脸揍一拳的感觉。


      恺撒从来就不是一般人。






7


      “时间到,同学们请放下笔,答题卷从左往右传,大号在下小号在上……”


      楚子航把卷子递给右手边的人,仰起头看着阶梯教室素白的天花板,神色寂寥。


      人活着已经很不容易了,为什么还要考试。


      目送叹息着的楚子航走出考场,他身后聚集的学生陷入了莫大的恐慌。


      “这次卷子这么难吗?我刚刚好像看见楚子航在叹气?”


      “幻觉,是幻觉罢了。”


      “你最后一题算多少?我那么顺畅就做完了说不定是漏掉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对答案求带!”


      “搞不好就是因为太简单才叹气的,想想独孤求败,诚寂寥难堪也……”


      “有道理。”


      “无法反驳。”






8


      “嘿!冷静!冷静啊哥们儿。”


      楚子航现在发觉5 cm真是改变人生的身高差,迎着那刀子般自上而下射向他的目光,他颤巍巍举起镜子挡住了自己的脸。


      “看镜子,里面这个金发碧眼的英俊男子才是你的仇恨对象对不对?”楚子航从镜子上面探出半个脑袋,观察着恺撒的神色,“把刀放下,不要自打脸。”


      恺撒不怒不恼,冷冰冰一块石板,长刀横于身侧:“第五题,你真的,选了C?”


      尽管有一半被镜子挡着,恺撒还是能够想象出楚子航的脸上是怎样一副绝望与心塞交织的表情,黄金瞳眨巴眨巴看着都快哭了。


      “你没看卷子你不知道,C特别有正确答案的气质!也别全信兰斯洛特的,万一他错了呢?再说老师从小就教育我们,考试结束不要乱对答案,这种行……”


      嚓!


      一道寒气贴着耳边发稍撩了过去,恺撒反手握刀,硬生生把狄克推多的刀尖扎进了墙里。楚子航记得他上一次看见这个姿势的时候,一根手腕粗的羊腿骨碎裂在了餐刀下。


      “爷……”






10


      该睡的总会睡的。




      啪嗒啪嗒啪嗒。


      楚子航开心地拍着自己身边的枕头,新拆包的鸭绒枕几乎要被拍瘪了气。


      “来吧来吧来吧!”


      刚从浴室里出来的恺撒穿着长袖长裤的睡衣,发尾微湿,在肩头晕出一小片深色。他走到床边掀开被子,在整个人都快被床垫吞噬的瞬间下意识挣扎了一下,而后扭头正色冲着楚子航说:“床垫太软对脊椎不好。”


      “没关系,我腰板好着呢。”楚子航说着双手拍了拍腰后,大概是肾的位置。


      恺撒抿嘴,有点想提醒对方现在他拍着的两颗肾已经不是曾经的两颗肾了,但想想自己的肾也是健康活泼很能干的,便没再说什么,伸手拉熄了台灯。


      “睡吧。”




      翌日晨。


      恺撒迷迷糊糊地翻过身,背对自窗帘洒入的朝阳,长发熟悉的柔软质感蹭过脸颊,他猛地从床上弹起来。


      “你看!You see! 童话书诚不欺我!”在确认自己又是一个金发碧眼的英俊男子之后,恺撒摇醒了楚子航。


      楚子航面不改色,但内心也有几分激动,以至于都忽略了恺撒刚刚承认了他看的是童话书。


      “那么……”在被子里把自己从上到下摸了一遍,楚子航慢吞吞地坐起身来,“我们现在可以来谈谈第五题C选项的气质问题了吗?“




—E N D—



圣骸布(恺楚,ABO)

子见南子:

- 这回是真车了,真车!


- ABO,先婚后爱的狗血梗,注意避雷。


- 私设:天性使得Alpha无法伤害被自己标记过的Omega,而Omega则不受这种束缚。




>>>>>


      在踏过漫长的走廊时,恺撒忽然想起了死后三日重生的耶稣。


      宴会厅中仍在欢庆的众人被抛在身后,而他面前是燃着橙色烛火的走廊,每一步都踏在柔软的地毯上,脚步声被压低到极致,而在这极致安静的尽头,他的新婚妻子正等待着他。


      一位素未谋面的妻子。


      恺撒前行着,以对于一个新婚丈夫而言绝对算不上迫切的速度。他试图想象千年前被圣骸布包裹的耶稣。他躺在棺椁中,背后是地狱的欢呼与黑暗,而前行的道路则满是未知的苦难。


      “我是幸运的。”当握上卧室门把手时,恺撒想着,“至少我的妻子不会用长枪刺穿我的心脏。”


       但拧开门把手、室内的光线透出了一道细缝之时,他又忍不住自嘲地想到:


      “也未必不会。”


      毕竟那是加图索为他遴选的妻子,这个家族究竟能做到什么地步,他想他还远未望见过底线。




      楚子航独自一人坐在床边,周遭的静谧甚至让他产生了轻微的耳鸣。用料挺括的礼服迫使他始终端正地坐着,百无聊赖地打量身处的房间。


      他盯着绒毯上暗绿绣线的藤纹,在心中仔细回忆着自己的新婚丈夫。


      已经是多年以前了,在那位公爵大人的独子初次步入社交圈的晚宴上,同样是刚刚成年的楚子航跟在父亲身后,向着一位又一位父亲介绍给他的贵族点头致意,轻声问好,即便他甚至都没有费心去记住他们的名字与样貌。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楚子航瞥见了一个人,同样的心不在焉,但甚至连客气的敷衍都不需要,因为他高高在上,他是这场宴会的主人。




      铜锁扭开的轻响打断了楚子航的回忆,他抬起头,看着木门慢慢被推开。


      即使已过去许多年,门口站着的人还是轻易与楚子航记忆中的那个重合在了一起。穿着雪白修身的礼服,金发垂肩,仪态优雅。


      并且高高在上。


      楚子航望向那双蓝眼睛,脑海中忽然回想起了多年前的晚宴上,他始终没有机会问出口的一句话。


      “很无趣吧?”


      恺撒在这句话音落地后关上了门。他走到楚子航面前,侧身倚在旁边的床柱上,仿佛疲惫不堪。


      “无趣极了。”


      得到回答的楚子航点了点头,没有再挑起新的话题。他如同在恺撒进门前那样垂下了双眼,继续凝视地毯上的藤纹。而恺撒也就倚着床柱,在距离楚子航半步之遥的地方端详着他。


      这个位置不太好。太靠近了,以至于从恺撒的角度看不见楚子航的表情,他只能看清对方发顶上有一个浅浅的旋,黑发从那个旋中央蔓生而出,被修剪得半长不长,垂下的发丝间露出一对耳尖,再往下便是轮廓分明的下颌。


      高高的绢领被丝带系住,野蛮地阻挡了恺撒顺着颈部线条向下窥探的目光。于是他跳过了被布料包裹的部分,目光在楚子航平放的双手上逗留了片刻,然后又移回了楚子航领口的丝带上。


      恺撒盯着那根金线镶边的丝带,双臂抱在胸前,微微仰起头,做作地搬出他最傲慢的语调。


      “你会是个温顺的妻子吗?”


      楚子航转过头来,使恺撒终于能如愿从近距离看清他的眼睛。介于蜂蜜与黄铜之间的瞳色,于是仿佛同时沾染了蜜糖的甜腻与金属的腥气。


      “你想要一个温顺的妻子吗?”楚子航反问。


      “如果我说我想要呢?”


      恺撒维持着他的傲慢,为了加强这种效果,他甚至眯起了双眼,从眼缝中居高临下地看着楚子航,试图让自己的眼神显得轻蔑而略具威胁。


      “那么我不是。”楚子航平静地回答。




tumblr


子博(密码见tag)




      我坐拥神的荣宠与王的光辉,以救世主之姿降生于这俗世,而你是我宿命中的朗基努斯。


      我把我的身躯献予你,我把我的四肢献予你,我把我的心脏献予你。


      你手中握有唯一可以杀死我的武器,它锋锐的枪尖时刻对准我的胸膛。


      而我将吻你。




—— E N D ——

[恺楚原著向ABO·番外]周而复始(下)

伐蝉:

(上)


预警:ABO 标记


写完这个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抱肾痛哭




正文走>>>


一辆磕磕绊绊开起来的独轮车




>>>防和谐存档:




END




ps.在主页里开了提问箱,欢迎大家进我主页(电脑版)找我玩!可以匿名提问哟,比较有意思的问题会拿出来分享一下XD


(希望不要被石墨和谐sad,顺带给太太们打钱的感觉真爽(小声逼逼

Horror Nights(恺楚)

子见南子:

- 性幻想30题之⑨——OO会使用的道具


- 正好万圣节要到了,干脆两个梗一起写了。




>>>>>


      每年的万圣夜前夕都是一场战争,爆发于楚子航和其余所有心怀鬼胎的狮心会成员之间。而万圣夜宴会当晚,楚子航的出席装扮则昭示着战争的最终获胜方。


      今年看来,显然是楚子航以一己之力横扫全会,取得了胜利。


      “我很好奇,你许诺了什么才让狮心会那帮女生同意了你穿成这样来参加晚宴?据我所知,她们最初为你准备的提案都是猫耳男仆、兔男郎什么的。”


      楚子航从恺撒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丁点失望,而且从行动上看他也确实对楚子航这身衣服很不满意——他们一离开宴会厅他就试图把它从楚子航身上脱下来。


      “我只是告诉他们,这是我在卡塞尔的最后一个万圣夜,不希望留下什么不愉快的回忆。”


      尽管楚子航说得非常轻描淡写,但恺撒还是成功地透过这份表象猜到了背后隐藏的真相。


      “天啊,你向她们变相卖惨了,是不是?沉默而内敛的老会长在退休前的最后一个请求……她们一定疯了。”恺撒摇摇头,眼神揶揄,“你变了,楚子航,你已经不是刚入学时那个单纯正直的你了。”


      对于这个调侃楚子航不置可否。他靠在客厅的墙上,稍微有点走神,恺撒已经扯掉了他最外面的腰带,正在一层一层解着内衫的布扣,寂静的室内只有悉悉索索的布料摩擦声。




      微博


      tumblr




———— E N D ————








是的,使用的道具是……西装。


最开始本来构想的是别的东西的,但写着写着发现心里只有西装,大力描写西装,那干脆就用西装吧……


这两天看了太多西装男人,满脑子都是西装。


西装真好,穿着西装搞人真好【我是个废人了.jpg


别问我恺撒在万圣节穿西装是要干什么,他在cos绅士不行吗?!

德哈丨不虞之隙22-24

德哈研究中心:

【你们期待的画面出现了】


——————  


 Chapter 1   Chapter 2   Chapter 3    Chapter 4    Chapter 5  Chapter 6  Chapter 7 Chapter 8 Chapter 9 Chapter 10 Chapter 11 Chapter 12 Chapter 13 Chapter 14 Chapter 15 Chapter 16.1 Chapter 16.2   Chapter 17 Chapter 18 Chapter 19  Chapter 20 Chapter 21


——————                                          


                Chapter 22


我知道他们快要找到我了……


我留下了太多破绽。我不是故意的。也许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过于大胆而缺乏计算的计划。


你总是这样说,是吗?


从上学时你就这样说,你说你喜欢我的大胆,你喜欢我无穷无尽的想法,你喜欢我做的那些危险实验,你喜欢我谈论着未来的样子,你说你能从我眼中看到光芒。


“可是,darling,”你会说,“也许下次你应该稍微小心一点,你总是会过于心急而忽略细节。”


你总是能帮我矫正方向,无论我做了什么决定,你总是会在那里。


可是接着你走了。


他们带走了你,我眼中的光芒再也没有回来。


—————— 


                 Chapter 23


     当那封盖着马尔福族徽的火漆印被一只陌生的猫头鹰丢到德拉科面前时,他并没有感到很大的意外。实际上,它没有被以吼叫信的形式寄来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马尔福先生,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希望你的猫头鹰下一次不要在自习时间随便闯入教室。”弗利维教授用魔杖敲了敲黑板,几个学生扭过头看了看德拉科。


   “抱歉,这是个新的猫头鹰,它没能在早餐时找到我。”德拉科解释道,“它会自己回去。”


     弗利维教授点了点头,继续低头投入了成堆的羊皮卷中。德拉科拆开信件,里面只有一句话:“我与你母亲已经读了报纸,怎么回事?我们需要一个当面的解释。L.M.”


     德拉科低声骂了句脏话,然后把信夹进了课本。布雷斯说的对,他还指望有什么呢,从他答应波特那个荒谬的计划时他就应该预料到会有这一天。他总是在搞砸一切,从一年级到现在,他从来都没有成功做过一件能让所有人满意的事情。最开始他想和波特做朋友,结果他们成了死对头,后来他想给波特找麻烦,结果格兰芬多拿了学院杯,他想要打魁地奇,结果是他进了医疗翼。终于他加入了黑魔王的邪恶计划,以为自己终于能够做成一番大事业,结果是他差点死在女厕所的地板上。现在,他以为自己终于找到正确的方向了,他以为他在保护他的家人,可他的家人却想着把他解除继承权然后关进医院。


   哈利·波特一定是已经注意到了他这边的动静,因为一个皱巴巴的纸团突然砸到了他的课本上,他抬起头看了看纸团丢过来的方向,给他丢纸条的那个棕发格兰芬多男生只是给了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点头,然后用手指了指教室另一边的哈利。


   【新的匿名信?】那个纸条写着。


   【不,是我父亲。】德拉科提笔写道,接着他想了想,又加了一句:【是关于我昨晚告诉你的事,他知道了。】


   德拉科把纸条展开然后叠成了一个纸鹤,就像他三年级时做的那样,这样纸条就能在不经过旁人的情况下直接飞到波特的手里了,他一向不习惯把这样的纸条交到第三个人手里。哈利很快也领会到了他的意思,不一会儿纸条也以同样的方式飞回到了他的课桌上。


   【他说什么?严重吗?】


   【目前还好。之后未知。他让我‘回家面谈’。】


   【什么意思?你现在必须回家?】


   【不。我认为他的意思是让我圣诞节立刻回家。】


   德拉科刚把纸鹤从手掌上放出去,一声咳嗽打断了他,他抬起头,弗利维教授正在略带无奈地看着他:“马尔福先生,我以为我们刚刚才谈论过鸟类进课堂的问题。”


   几个学生窃笑了起来。


   “先生,您不能怪他,他和波特正在‘如胶似漆’呢。”一个胆子大的学生说了一句,“报纸上说他们正打算联手毁灭世界。”


   哄笑声变得更大了一点,这一次还多了一些轻声的议论。德拉科恶狠狠地扫了一眼周围偷偷打量着他的学生,有生以来第一次,他希望霍格沃茨可以开放幻影移形咒。


   “安静——”弗利维教授轻轻敲了敲桌子,然后说,“马尔福先生,波特先生,相信我,我知道你们的感觉,我也年轻过,但是规则就是规则,所以我还是得给你们的学院各扣十分。”


   教室里响起了不小的抱怨声。德拉科张口想要争辩,但是他知道现在说任何话都没有意义,尤其是在他和波特那么多精彩的表演之后。他转过头看了一眼哈利,后者冲他轻微摇了摇头,然后用嘴型告诉他‘下课再说’。


     “Fine...”他嘟哝了一句,给了周围人最后一记恶狠狠的扫视,然后低下头把自己埋进了羊皮卷中。


   


※※※


   德拉科走出教室时哈利正走在外面等他,这些天他们已经渐渐习惯了一起上下课,这种感觉还是有点奇怪——和你曾经的对头像正常的朋友一样结伴走路。他们仍然会争吵,但是大多数时候他们都能够做到沉默地穿过几条走廊而不引发一场决斗了。


   “我不明白。”甩开了人群之后,德拉科开口说,“既然假装情侣这一套对大部分人不管用了,我们也知道隐形人的目的不是斯莱特林而是马尔福家族了,为什么我们还得继续装下去?”


   “赫敏觉得在所有真相明了之前最好还是保持现状,以免把情况搞得更复杂,”哈利耸耸肩,“再说,这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这句话让德拉科摇了摇头,哈利捕捉到了这点。


   “有什么问题吗?”他扭过头。


   “没什么。只是……”德拉科停顿了一下,“这些都不困扰你吗?你本来是救世之星,所有人的英雄。现在你是……食死徒的男友,‘堕落之星’。”


   哈利笑了起来:“你知道,德拉科,即使是在我们对立的那些年,我一直都觉得你很有取绰号方面的天赋。”


   德拉科扬了扬眉毛,没有说话。


   接着,哈利说:“答案是,不。这不会困扰我。我从一开始就不想当什么救世主。如果我有的选择,我宁可选择做一个普通人,那样我还能拥有父母和教父,泰迪会有一对父母,韦斯莱家到现在还会有七个孩子,而不是六个,还有塞德里克,他本不该死。”


   德拉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你知道这不是你的错。”


   “你不是第一个对我说这句话的人,”哈利说,“但你知道,有时你就是无法说服自己,为什么早应该死去的人一次又一次活了下来,为什么不该死的人却替你死了。”


   “如果你要这么说的话,我比你有更充分的理由被划分为‘早该死去的’那一批人,可我还站在这里。”德拉科说,“有时候道理不能解释一切,每个幸存者站在这里都是有原因的,有些人生来就是拯救世界的。”


   哈利苦笑着摇摇头:“那你的原因是什么?别告诉我是为了给拯救世界的人不停地找麻烦。”


   “也许。”德拉科也笑了,“以前我总觉得我会是个伟大的人——不是那种‘好’的伟大——是那种能够被人注意到的伟大。不过现在看来我还是比较适合当那个给英雄找麻烦的配角。”


     “你不是配角。”哈利说。


   德拉科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所以他决定保持沉默。他们安静地走了一会儿,此时走廊上已经没有其他人了,他们的呼吸声在这个空荡荡的走廊里显得格外清晰。


   “听着,波特,”德拉科突然说,“你不必非要卷进这个事情里来。”


   “什么?”哈利缓下脚步。


   “我是说,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隐形人针对的是我和我的家人,我不觉得你和你的朋友还有必要参与进来。”德拉科说,“我可以自己解决这件事。”


   “自己解决?”哈利停下脚步,“我以为你想要我们的帮助。”


   “是,但是……”德拉科停顿了一下,“你的战争已经结束了,你现在完全可以宣布和我划清界限,然后回到你正常的生活。”


   “所以你是在提议让我解除我们的盟友关系。”哈利说。


   “是。”德拉科说。


   “你在提议让我对你所处的现状视而不见。”


   “是。”


   “你知道这不可能。”


   “我坚持。”


   “德拉科……”哈利叹了口气,这是他第三次这样做了,叫德拉科的教名,就好像他们是最好的朋友。最糟糕的是,德拉科发现自己在放任他这样做。


   “怎么?”德拉科听到自己问。


   “我不会离开。”哈利说,“我不可能在明知道你可能会面对什么的情况下让你一个人去面对那些。”


   “该死的,你是不是听不懂我说的话,这不是你的战争。”德拉科停下脚步,重重靠在了一旁的墙上,“你有没有想过,哪怕有一次想过,你不能拯救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哈利·波特。”


   “这不是关于‘这是谁的战争’或者‘我能不能拯救谁’的问题。”哈利也提高了音量,“这是对和错的问题!你所经历的一切,那个人对你和你家人做的事情,它们不应该发生。”


   “从我们结盟开始你就在提醒我,我做了错事,我理应受到惩罚。现在你又觉得我是个受害者了?”德拉科咬着牙说,“你不可能是所有故事的主角,波特,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应该’按照你预想的方式进行。”


   “你说得对,我不是主角,这是你的故事,我没必要参与进来。”哈利的声音在走廊的穹顶上撞出层层回响。“但如果你想要用这些话来推开我的话,那么你错了。”


   接着,出乎意料地,哈利上前扯过德拉科的领子吻住了他。


   回响、呼吸、远处操场的喧闹、画像的吱呀低语……所有的嘈杂声都在这一刻凝固。


   “也许我没法拯救世界上每一个人,”哈利低声说,“但是这一次我想要拯救你。”


 —————— 


                  Chapter 24


    有一瞬间德拉科以为自己是在做梦,但他立刻就意识到这不是一场梦境,因为即便是在德拉科最疯狂的梦境里,他也从来没想到会有这样一天,哈利·波特会抓过他的领子,拥住他,亲吻他,然后在他的唇间低声说,我想要拯救你。


    我想要拯救你。


    这句话就像是一句咒语,就在它被说出口的一瞬间,这段日子纠缠着德拉科的所有烦恼突然全都变得无关紧要了。就算世界在这一刻灭亡都没有关系,他的大脑里只剩下了嘴唇,呼吸,哈利·波特,哈利·波特,哈利·波特。


    哈利·波特,那个传说中的男孩,那个被预言选中的男孩,那个拯救了整个巫师界的男孩,正死死抓着德拉科,拽着他的衣服,亲吻着他,就好像他很重要,就好像他随时都会跑掉。


    “你不是配角。”他的救世主开口,嘴唇在颤抖,“对我来说,你从来都不是配角。”


    德拉科从来没有亲吻过任何人,除了上一次,而那甚至都不能算是一次完全的亲吻,更像是一次嘴部撞击。而这一次,梅林啊,他都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种感觉。是所有的亲吻都感觉这样好,还是仅仅限于这一次?


    如果仅仅只有这一次,那他该做些什么让这一刻更长一点。


    他闭上眼睛,伸手抚上那头黑色乱发,把哈利拉得更近了一点。


    “闭嘴。”他听到自己说,“继续。”


※※※


    哈利只是单纯地想让德拉科不要甩开自己,而当他下一秒回过神来的时候,他的嘴唇已经贴上了德拉科的嘴唇。


    该死的,他在行动之前就从来都不会思考后果。


    就在不到一个星期之前,他还信誓旦旦地对德拉科说,如果感到受冒犯就告诉我。结果现在他站在这里,拽着德拉科的领子,亲吻他,原因仅仅是因为他不想要他离开。


    这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他发现自己不想要松开手。


    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他记得自己嘟哝了几句话,他记得自己绝望地尝试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要太急切,可他从喉咙里挤出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在说“不要走”。


    接着他感到一只手覆上了自己的后脑勺,然后温度重新回到了他的嘴唇。


    “闭嘴。”那个声音说,“继续。”




TBC

比哈特的马大哒:

#来吃糖吧!旧糖旧粮都很好吃哦!#
刚刚看到夫人的虫铁摸鱼想起了当初的虫铁约会经典宣传片(哈哈哈其实是小虫电影和NBA的联动),看得我真是全程傻笑。感觉好久没看超英宣传片看的那么傻嗨了,过去的让人尖叫的粮还是很好吃啊///这个宣传片和奥迪宣传片真的是拉人入坑的经典系列,奥迪宣传片是Stark买了车给小虫开!!这个宣传片就是甜甜的约会啊啊~~
1P就是 Mr.Stark执意要求Happy叫上小虫,Happy表示“你又让我做保姆了!”而你铁全程“叫他嘛,带他玩嘛,他可好玩了”(我敢打赌老铁当时都想好怎么约会了)
小虫兴奋地准备约会,拿电梯门照镜子也太可爱了吧!!还撞到Happy抠鼻哈哈哈
2P小虫被差遣去买零食,中间那个对话实在是太可爱了!!“Mr.Stark生气了吗”“气死了”啊啊啊太可爱了!!!
3P是Mr.Stark一脸得意地在镜头前飞吻哈哈哈哈,感觉就是故意给小虫看的啊!!!超得意的样子!!!然后小虫气呼呼的还连零食都吃不到(可恶!气坏惹!)
啊啊啊虫铁真的太甜太甜了,今天闷闷了一天,结果偶然吃了旧糖开心到不行~!!希望大家也开心点!!!这是我以前的老粮,看看忘了没有,忘了就拿出来再吃一遍!!
当时画的宣传片里Stark生气了的老粮

当时画的宣传片对电梯说话的老粮

当时画的宣传片里小虫坐沙发的老粮

比哈特的马大哒:

要一直在一起呀!!

眠狼:

关于托尼·斯塔克的昆式战机。(共4P)
曾经看过一篇隐含复仇者角度的《雷神3》观后感,是关于钢铁侠,以及他亲爱的队友们——复仇者联盟的昆式战机的。
----------------------------------
镜头给到昆式机舱的时候,几乎一瞬间就泪目了。
他们六个人还这艘飞机上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托尼开着飞机,他的副驾驶是贾维斯。
巴顿受伤了。
浩克变回了班纳,寡姐在一旁软声细语地安慰他。
队长疲惫地靠在机舱旁边。
索尔还沉浸在战斗胜利的喜悦里,然后看到班纳的表情立刻就意识到了自己的不对,转而安慰他。
他们是多么棒的一个队伍啊。
托尼这个调皮鬼,对待队友却如此温柔细腻。
锤哥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不是随时能召唤闪电的雷霆之神,也不是身份尊贵的奥丁之子,更不是阿斯加德的王位继承人,而是能彼此交付性命的队友,只是这个队友留着略微滑稽的发型而已。
而班纳博士呢?他对自己在队伍里的作用有些不自信,有些怀疑,甚至有些悲观。
他有时固执地认为复仇者需要的是浩克,而不是布鲁斯班纳。
托尼不仅在刚认识的时候就鼓励他接纳浩克,还在他的飞机上给了班纳“最强复仇者”的认证。
不是浩克,而是班纳。
你看,虽然你们都有自己的过去,你们都经历自己了的不幸,可是我们在一起,我们就只是一个队伍,一个最棒的队伍,我们是复仇者。
----------------------------------
↑以上引用原文链接:网页链接
我无数次的祈祷,复仇者大家庭能够一如往昔,即使现实冷酷,但美好的愿景永留心底。
敬漫威MCU十年,敬我们的英雄,敬复仇者联盟。

何時:

Wade Wilson:I have a crush on him ( =•ω•= )

Spidey: Σ(っ °Д °;)っ???!!!